如何看待杭州姐弟都被狗咬伤 姐姐没打狂犬疫苗已脑死亡

2020-12-16 10:58:48
最近一条简讯“姐弟被狗伤 姐姐未打狂犬疫苗脑死亡”上了热搜,这究竟是怎么一会事呢?是“重男轻女”还是另外原因呢?接下来就跟小编一起去了解下吧!

红星新闻此前报道,杭州市萧山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于11月26日发布一则简报。简报称萧山区一初中女生被狗伤后因没注射疫苗而确诊“狂犬病”。(此前报道:杭州一对姐弟被狗伤,姐姐因未注射疫苗去世?官方:仍在重症室救治 不存在“重男轻女”)

简报中介绍这个家庭两次从外带回狗。今年9月,狗咬伤了男孩(及时注射狂犬病疫苗),而女孩曾向家长说起自己在今年7月也曾被该犬伤过,但未予重视,未注射狂犬病疫苗。女孩于11月发病,前往浙江省儿童医院就诊,收入PICU治疗,随后进入昏迷状态,目前已处于脑死亡状态。

如何看待杭州姐弟都被狗咬伤,姐姐没打狂犬疫苗已脑死亡

▲杭州市萧山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简报

11月17日工作人员采集女孩唾液、脑脊液等标本送去进行了高通量基因检测,报告中显示,从患者唾液标本中检出狂犬病病毒基因序列,确诊为“狂犬病”。该简报流传后,引起网友对于该家庭“重男轻女”的质疑。

萧山区疾控中心传防科与事件发生地萧山区北干街道兴议村的村委会均表示,该家庭不存在“重男轻女”的情况。“百姓经常会传这件事,但是没有人说过他们家可能是重男轻女。”兴议村村委会一工作人员表示,“我听说她爸爸一直在医院守着她,家属进不了重症监护室,他就每天睡在车里。他们家要一直等到医院不让治了再放弃。” 在萧山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防科工作人员的眼中,这户家庭已经为了这个孩子倾尽所有。

据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一负责宣传的工作人员介绍,这个女孩目前还在医院的PICU进行救治。

12月15日,红星新闻记者专访该女孩父亲姜先生。姜先生表示,“女儿还在重症监护室PICU中进行治疗,没有精力管网络上的流言。大家说什么都无所谓,现在只关心怎么治好女儿。”

红星新闻:为什么在姐弟俩都被狗伤到后,只给儿子注射了疫苗?

姜先生:今年三月,我妻子从外面捡回一只流浪狗,第一条狗后来出现了乱咬犬笼的情况,但是爱狗人士和我们打电话分析,这条狗当时的状况不是狂犬病。后来我们也把它放了。5月我们领养了一只刚刚生下来的小狗。9月我儿子被狗接触了一下,被抓伤没有出血。我们当时带儿子去打了狂犬疫苗。然后女儿也和我们说她两个月前被狗伤到了。

女儿没说自己被咬了,说的是被舔了一下指甲缝边上的倒刺,被狗爪子稍微碰了一下,没有出血。而且7月份的时候她没放在心上,也没和我们说。我们过了两个月才知道这个事情。我们按常识判断,狂犬病犯病很快,被接触了之后24小时之内一定要打针。我们想已经超过了两个月,现在女儿也没事,而且狗也没有发病没有异常,所以我们以为就没有事情了。

爱狗人士和我们说,狗如果有狂犬病,而且发作,按照“十日观察法”,十天之内,狗肯定会病死。等女儿患病后,狗还是没有任何事情,我们把它放了。

红星新闻:孩子在进行什么治疗?

姜先生:11月8日,我们带着女儿去浙江省儿童医院滨江院区就诊,转天女儿转入PICU治疗,后来我们曾带着她去康复医院呆了一周,转入康复医院是为了做高压氧治疗,他们说做一次需要七八千元,我们说可以。但是最后院方也不让做,说有风险,我们就又回到了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医生一直和我们说,这个是狂犬病,没有治愈的可能性了。但是我女儿还在,所以还有希望。我们正在倾尽全力来挽救女儿。

女儿在PICU中住一天,我就在医院楼下的车里陪她一天,她出事一个多月,我天天睡在车上。我想离女儿近一点,如果医院需要我们签字,我能5分钟就到场,如果回了家再赶到医院需要一定时间。而且亲戚朋友来探望我女儿,我也好招待大家。

红星新闻:现在是否可以确认是狂犬病?

姜先生:华大基因抽取了我女儿的脑脊液、血液、唾液三个标本,最终给了我4份书面报告,前面三份有华大基因盖章,没有提到狂犬病毒。最后一份只是一个普通的报告,没有盖章,说在唾液中找到了微量的狂犬病毒。我们反复和华大公司核实,可不可以把公司的章盖上,华大公司未同意,他们给我的回复是,华大基因无法100%确认是狂犬病。而且疾控中心的简报中的“狂犬病”是双引号,他们并不确定。

红星新闻:现在家里为治疗女儿一共花费多少钱了?

姜先生:我们没有计算过家里为女儿花费多少钱,孩子在PICU待一天就要五六千元。少说也有十几万元了。除了医院的治疗费,我们还给孩子做了各种检测,排查是不是别的病毒导致的生病,每个都要几千上万元,还有一些医疗设备的钱,都需要自费。我们没有心情去算花过多少钱,只想全力救治不后悔。

虽然女儿现在不能移动,但是我们咨询了北京、福建、上海的医生,我们一直没有放弃治疗女儿。我们想过去上海治疗,定医疗直升机飞到上海,三万多元一次我们并不在乎。可是我们害怕中间颠簸的这段时间,不稳定会让她的情况恶化,我们不敢冒这样的风险。

红星新闻:您怎么看待网上对于“重男轻女”的评论?

姜先生:女儿还在重症监护室PICU中进行治疗,没有精力管网络上的流言。大家说什么都无所谓,我们现在只关心怎么治好女儿。作为父母,我们问心无愧,我们觉得我们所做的对得起孩子。有些家庭会把儿子看得比较重,但是我们家正好反过来。我们这边概念就是“穷养儿子,富养女儿”,有好条件我们会先给女儿。我们不可能为了几百元的狂犬疫苗而不舍得给女儿打。

有一些人问过我需不需要帮助,我们暂时不想麻烦别人,哪怕最后资金紧张,卖房子我们也要给女儿继续治疗。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